一本财经APP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一本财经微信公众号

金融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新媒体。专注金融科技领域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商业案例解析。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医美分期仅剩30余玩家,某医院一个月仅6单分期

2019-03-06
73882
分享到

对于医美分期机构而言,谁能拿到更优质的医美品牌资源谁就有更强大的竞争力。近几年医美分期行业大洗牌留下的是相对规范的玩家。在这个阶段,头部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竞争的落点之一在于风控能力。

诊所,医美,消费金融,医美分期,金融科技,反欺诈

2016年和2017年是中国医美分期的草莽阶段。两年间,市场由蓝海变成红海。各个分期平台为了蚕食眼前利益,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彼时,各大医美分期平台对利息、额度、审批时间等大幅度放宽。多数平台征信体制暂时没有纳入审核过程。

医美分期市场一路狂奔。巅峰时期市场规模曾达到千余家。据此前媒体报道,截至2016年底,医美分期整个市场的放款量已达60亿。繁荣背后,泡沫随之而来。2017年初,相关医美中介骗贷现象被曝光,大量医美分期平台被过高的坏账率拖垮,退出市场。连百度有钱花这样的巨头也在2017年上半年开始收缩医美分期业务,甚至出现了驻点人员离职等现象。

2018年,医美分期市场开始迈向理性阶段。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医美分期平台数量已降至30余家。

当潮水褪去,裸泳者被赶下舞台,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日趋浮现。

医美机构分期单量从月30单到6单

2016年,分期机构大量涌入的场景让美容院股东肖雷印象深刻。“那时候我们医院柜台上放着五六家分期机构的传单。旺季的时候,分期机构的推销员还会主动帮我们接待客户”,他说。

彼时,医美分期平台的出现,让医美医院生意变好,手术根本排不过来。“分期刚热起来那段时间,我们每个月三到四成的单子都是分期机构介绍过来的”,肖雷说。

如今,这样的场景已经不复存在。肖雷表示,现在使用分期的客户大量减少。“以前一个月至少有个二三十单都是靠分期付的,我们这家店上个月就6单分期”,他说。

客户变少,玩家也在变少。“以前我们店和6家分期平台都有合作,现在就剩么么贷和任买两家了”,北京某医美医院经理李阳对新流财经说。他表示,在这个时期,许多医美分期公司不挣钱,甚至在贴钱。如果风控不给力,坏账一高就做不下去了。

李阳记忆中,曾合作过的6家医美分期机构有三家都是因为坏账率过高而退出。“那时候他们还做大学生的生意,再加上那时候骗贷太猖狂,放出去的钱很多根本不可能要回来”,他说。

医美医院始终占领着医美分期市场的主导。“正规医美医院通常只选择品牌大、资金稳定的分期平台合作。”肖雷说。

从模式来看,医美分期业务无法像现金贷业务那样通过高利率覆盖高坏账带来的亏损。医美分期业务受到B端医美医院的限制。多数医美医院为了规避风险,都不会推利率过高的分期产品。

“利率高的,放款额度大的机构,我们都不接,我们现在接的单子额度基本都在3万到5万”,李阳说。

此外,医美分期机构的通过率也越来越低。“现在很多人想办分期,一查征信就不行,每个月都有那么几个人通不过审核。以前学生也能做分期,如今几乎没有分期公司会做学生的生意。

银行资金要求履约险兜底

医美分期行业的衰落始于骗贷。当医院跟助贷机构及底层销售勾结,发现不用做手术也能拿到分期机构的钱的时候,骗贷的产业链就形成闭环了。

“这些助贷机构和底层销售勾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骗贷的回扣对他们来说诱惑太大了”,一位医美分期从业者向新流财经表示。“有些业务员,骗贷一单能拿起码20个点,一个月靠骗贷就挣七八万”,他说。

医美分期骗贷乱象曝出后,大批参与骗贷的医美机构被分期平台列入黑名单,一些业务量大的分期平台开始调整风控。彼时,麦芽分期、星计划等分期平台都将审核通过率降至50%左右,而么么贷的审核通过率一度低至30%。

“像么么贷、任买这类的平台已经把客户的年龄限制卡到23岁,我们在2017年10月就根据客户年龄和征信记录做出风控调整了”,么么贷员工张雪飞说。

为了防范骗贷的风险,医美分期机构也开始改变运营模式。星计划的销售对新流财经表示,现在星计划只和做散客生意的医美医院合作,此举也是为了防范骗贷团体的团伙作案。

骗贷潮的危害持续影响着医美分期行业,对医美分期充满热情的资金方开始动摇。许多持牌机构开始转向汽车金融等其他场景资产。

此外,2018年的P2P雷潮也加剧了医美分期的资金困局。“P2P新标很难发布,很多债权人看过几波媒体报道后,也不喜欢医美类资产”,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流财经。

面对资金流短缺的问题,银行似乎成了分期机构的救命稻草。张雪飞向新流财经透露称,目前多数医美分期机构的资金来自城商行或小贷公司。

但银行对医美分期资产要求也越来越高。“现在医美分期机构要想拿到银行的资金,须提供1年以上经营数据,尤其是坏账方面的数据。此外,医美分期机构还需要履约险,如果出现坏账,再履约险兜底。”张雪飞表示。

据了解,银行资金基本单次授信以亿为单位,小平台难以吃下,这也加剧了小平台的退出速度。

 据中整协于2018年底发布的《中国医疗美容行业年度发展调查报告》显示,医美分期机构的数量从鼎盛时期的大约1000余家降至现阶段大约30余家。

“与其说行业进入稳定期,不如说是行业的乱搞期结束了”,这样的局面下,稳扎稳打的平台才更有机会”,某互金平台CRO张新阳对新流财经表示。

他认为,在行业洗牌的同时,医美平台与机构合作趋势也在推动正规医美分期平台走向强者恒强的格局。具有专业背景、资金实力雄厚的大型分期产品,会逐步取代零散的中小型分期产品,占据市场的头部。

医美机构经历洗牌后,流量逐渐向头部平台和品牌机构倾斜。而对于医美分期机构而言,谁能拿到更优质的医美品牌资源谁就有更强大的竞争力。近几年医美分期行业大洗牌留下的是相对规范的玩家。在这个阶段,头部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竞争的落点之一在于风控能力。

对于医美分期行业的未来,张新阳充满信心。

“我认为医美分期和其他任何分期场景一样,只有模式回归业务本质、金融本质,考虑场景特性和用户特征,这样的模式才算合理,”他说。

推荐文章

信托公司“抢食”消费金融大蛋糕,做好面对风险的准备了吗?

监管叫停!现金贷等平台立即停止销售意外伤害险

助贷模式走到了新拐点?微粒贷调降利率影响发酵中

百万亿大角逐,头部资管大佬最看重下半场什么技能?

待收10亿平台叮咚钱包“人去楼空” 历史股东是“一代鞋王”富贵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