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财经APP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一本财经微信公众号

金融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新媒体。专注金融科技领域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商业案例解析。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发卡量猛增,不良率抬头,银行信用卡争夺战“后遗症”显现

2019-04-10
18831
分享到

对不良率攀升的原因,平安银行在年报中提到,主要受到宏观经济下行、共债风险爆发等外部因素的影响,消费金融全行业的风险都有所上升。

信用卡还款代扣,消费金融,现金贷,信用卡,金融科技

在零售业务中,信用卡业务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随着2018年年报的披露,多家上市银行也掀开了信用卡业务面纱。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包括中、农、工、建、交、招商、中信、平安、浦发、浙商等银行披露了2018年信用卡业务状况,五家银行信用卡发卡量迈入“万亿俱乐部”。在流通卡数量增速方面,部分银行的流通卡数量同比增长超过30%。然而在发卡量、交易额上升的背后,不良率的攀升也成为信用卡业务发展的隐忧。对信用卡市场未来的发展,分析人士认为,商业银行应聚焦场景化搭建,通过打造日常高频场景的生态圈来扩大零售业务规模。

发卡量增长猛增

在具体的发卡量方面,工商银行依然稳居首位,截至2018年末,该行信用卡发卡总量达到1.51亿张。位居第二的是建设银行,信用卡累计发卡1.21亿张,净增1447万张,同比增长13.5%。从累计发卡数量来看,2018年继工商银行、建设银行、招商银行之后,中国银行、农业银行的卡量规模均迈入了“万亿俱乐部”。

信用卡交易额方面,截至2018年底,招商银行全年实现信用卡交易额3.8万亿元,平安银行全年实现信用卡交易额超过2.7万亿元,同比增长76.1%。此外,光大银行、中信银行交易均突破2万亿元。

在流通卡数量增速方面,招商银行、浦发银行、平安银行三家银行的流通卡数量同比增长均超过30%。其中,规模最大的依然是招商银行,截止2018年末,招商银行信用卡流通卡数8430.44 万张,较上年末增长34.98%;流通户数5802.93 万户,较上年末增长23.61%。增速最快的则是浦发银行,流通卡数量同比增长39.50%,流通卡数为3750.36万张。

信用卡发卡量、交易额的增长也提升了各家银行分期手续费和利息等方面的收入。具体来看,招商银行2018年信用卡利息收入459.79亿元、非利息收入207.22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6.29%、38.95%;浦发银行信用卡业务全年实现总收入552.78亿元,同比增长13.39%;光大银行信用卡营业收入实现390.39亿元,同比增长39.43%;中信银行实现信用卡业务收入460.23亿元,同比增长17.81%。

不良率现抬头趋势

与信用卡交易额同步获得增长的还有信用卡透支余额。根据央行近日发布的《2018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截至2018年末,全国银行卡在用发卡数量为75.97亿张,同比增长13.51%。人均持有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0.49张,同比增长16.11%。银行卡应偿信贷余额为6.85万亿元,同比增速约为23%,尽管相比前一年36.83%的增速有所放缓,但整体而言仍处于规模扩张阶段。

体到各大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两家国有大行透支余额突破6000亿元级别,招商银行、交通银行两家银行也突破5000亿元级别。

然而在发卡量、透支余额、交易额上升的背后,不良率的攀升也成为信用卡业务发展的隐忧。国有大行方面,部分银行未公布信用卡不良率数据,从已公布的信息来看,农业银行、交通银行不良率均有所下降。截止2018年末,农业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为1.66%,同比下降了0.33个百分点。交通银行信用卡透支不良率为1.52%,较上年末下降0.32个百分点。

从股份制银行公布的信用卡不良率数据来看,中信银行、浦发银行、浙商银行、平安银行、民生银行2018年末用卡不良率均较上年末有回升趋势。

具体来看,中信银行信用卡不良贷款余额为81.95亿元,不良率为1.85%,同比上升0.61个百分点;浦发银行2018年信用卡不良贷款余额78.32亿元,不良率1.81%,较上年末上升0.49个百分点;浙商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为1.06%,与上一年同比增长0.2个百分点。民生银行在2017年信用卡不良率就已突破2%,截至2018年年底为2.15%,较上年末增加0.08个百分点;平安信用卡不良率为1.32%,较上年末上升0.14个百分点。招商银行相对平稳,截至2018年末,该行信用卡不良贷款率为1.11%,与上年末持平。

就2018年多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攀升的情况,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分析称,“主要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另外有一些股份制银行信用卡此前发展战略较为激进。”

共债风险引关注

对不良率攀升的原因,平安银行在年报中提到,主要受到宏观经济下行、共债风险爆发等外部因素的影响,消费金融全行业的风险都有所上升。

国泰君安研究所银行组此前在撰文中指出,共债是指在多个平台上同时存在债务的现象。典型共债者的产生,往往来源于超出收入能力可负担的消费需求,进而产生借贷需求。套利投资者的出现,以及共债者将贷款挪作他用,使得整个共债风险链条变得异常脆弱。

“面对复杂变化的市场环境,我们仍将进一步保持信用卡业务的投入力度,并有信心通过持续强化精细化管理,将业务风险控制在合理水平。”中信银行行长方合英在2018年中信银行年报致辞中也表示,受现金贷等行业乱象影响,国内信用卡贷款不良率有所提升,市场上出现了一些对于信用卡风险的担忧情绪。但对比国际经验看,当前中国居民杠杆率、信用卡应偿余额占比、人均持卡量等前瞻指标仍处于较安全水平,信用卡业务仍有广阔发展空间。

关于信用卡市场的未来发展,苏筱芮认为主要存在三个重点,“一是聚焦场景化搭建,通过打造日常高频场景的生态圈来扩大零售业务规模;二是加强科技应用,依托金融科技发挥其在信用卡使用中的赋能作用,例如客户服务中的语音交互等;三是加强大数据、人工智能在风控流程中的参与度,通过精细化运营提升运作效率。”

推荐文章

信托公司“抢食”消费金融大蛋糕,做好面对风险的准备了吗?

监管叫停!现金贷等平台立即停止销售意外伤害险

助贷模式走到了新拐点?微粒贷调降利率影响发酵中

百万亿大角逐,头部资管大佬最看重下半场什么技能?

待收10亿平台叮咚钱包“人去楼空” 历史股东是“一代鞋王”富贵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