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财经APP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一本财经微信公众号

金融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新媒体。专注金融科技领域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商业案例解析。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城商行的资产质量正加速恶化

2019-08-14
12218
分享到

城商行的资产质量正加速恶化。

2019年8月12日,银保监会公布了上半年银行保险业经营情况,央行公布了7月份社会融资规模情况。所有数据均指向一个问题,即城商行正面临前所未的挑战,资产质量恶化严重,资本情况、规模与业绩增长等不容乐观。

特别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以及实体经济违约风险加速暴露等背景下城商行面临的挑战仍将持续,需要以前所未有的勇气加强风险定与管控能力,突破传统信仰,争做优质银行。

一、城商行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质量是最大的问题

2019年上半年城商行拥有总资产规模36万亿元(商业银行、国有大行和股份行分别为232.34万亿元、114.40万亿元和49.79万亿元),仅略低于股份行的50万亿元,总资产分别占银行业金融机构和商业银行的12.78%和15.48%,可以说134家城商行在银行体系中已居于非常重要的位置。但在经过2012-2016年的高速增长后,受制于内外环境压力,城商行自身存在的问题以及诸多风险隐患正逐步暴露,目前来看城商行面临的生存环境有进一步恶化的趋势。

(一)城商行已全面丧失较全国性银行的资产质量领先优势

2019年上半年,国有大行、股份行与农村金融机构的不良率较一季度均有所回落,分别下降0.06个百分点、0.04个百分点和0.10个百分点至1.26%、1.67%和3.95%。虽然农村金融机构的不良率仍是全行业最高,但已有所缓解,降至4%以下。

而在经济下行压力之下,国有大行的资产质量成为银行业中仅次于民营银行(成立时间较短)、甚至可以说是资产质量最好银行,城商行曾经领先于全国性银行的资产质量优势在经济金融风暴之下逐渐呈现出其非常脆弱的本来面目。

(二)城商行资产质量显著恶化,不良贷款率10年以来首次破“2”

1、2019年二季度,城商行不良贷款率由一季度的1.88%大幅上行0.42个百分点至2.30%,这是自2009年以来,城商行不良贷款率第一次回升至2%以上。同时,城商行也是各类型银行中资产质量恶化最为明显的银行。

2、自5月24日包商银行事件以来,市场对城商行的关注进一步提升,而7月份以来的锦州银行与恒丰银行事件,亦有多家城商行涉足其中,因此可以预见的是二季度以来城商行资产质量恶化的趋势不会发生改变,账面上甚至有向农商行靠拢的趋势。

3、事实上,城商行不良贷款率自2012年以来便进入上行通道,而2012年刚好是金融创新开启之年,由于可以将更多有问题的资产以影子银行业务代替,因此之前很长一段时期内我们所看到的城商行不良率并不具有代表性,也意味着自2012年以来城商行的资产质量恶化情况要比表面所呈现的数字严重得多。

(三)违约因素正在集聚,城商行资产质量恶化的趋势仍在持续,尤其考验城商行的风险定价能力

2019年以来债券违约风险急剧爆发,截止目前2019年已有104只债券、合计763.58亿元的规模发生规模,数量上已接近2018年的125只(违约规模达到1209.61亿元),其中多只城投和国有企业也发生违约(如刚刚爆出西安临潼区最大的城投渭北投资集团无法偿还多家信托公司和银行的贷款等等),再加上房地产新一轮严监管的来临,意味着城商行赖以依存的城投、国企与房地产企业信仰正在发生动摇。

特别是经济下行压力持续以及货币政策宽松环境之下,经济金融的波动性会显著增加,而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也在强调要做好中长期困难的准备,这意味着城商行资产质量恶化的趋势仍在持续。

需要明白得是,无论是违约抑或是破产,本质上讲均是降杠杆的具体体现,而违约与破产本身亦可视为一种融资方式,因此违约与破产某种程度上能够降低整体杠杆率,以达到降低资产负债率的目的(毕竟违约或破产之后债务不用还了)。从这个角度上来讲,需要重视违约与破产是战略导向,而商业银行尤其是城商行更需注重真实风险定价能力,特别是需要打破对传统信仰的迷恋,精准进行定价。

1

(四)规模与业绩增长同样不理想

1、2019年上半年,城商行总资产与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11.28%和3.64%,虽然规模增速仍为各类银行中最高,但较一季度已有所放缓(二季度国有大行、股份行、农村金融机构的总资产同比增速均显著提升),可以预见包商银行等同业风险事件对城商行的影响已经呈现。

2、此外,2019年一季度和上半年城商行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8.85%和3.64%,降至个位数,显著低于国有大行和股份行的两位数增长,从基数角度来考虑,规模更小的城商行却呈现出更慢的业绩增长是不合逻辑的,这也间接说明城商行目前所面临的经营环境并不理想。

2

(五)城商行自身仍有许多问题待解决

1、虽然城商行的净息差自2018年以来便开始稳步提升,已由2018年一季度的1.90%提升至目前的2.09%,但在各类型银行中仍然处于相对低位,仅略高于外资行。但净息差的改善与资产质量的优化本身是一个矛盾,因此城商行净息差的根源在于资产端的精准定价与负债端结构的优化,而非以风险换收益的传统净息差改善模式。

2、城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为各类型银行中最低,2019年上半年仅为12.43%,既低于股份行的12.73%,亦低于农商行12.98%,更远远低于国有大行15.66%。特别是 非上市城商行的资本补充路径比较受限,永续债几乎仅面向全国性银行(目前尚未有城商行获批),优先股仅限于上市银行和非上市公众银行等等,在盈利能力趋于下滑的背景下,城商行的资本补充压力较大。

3、除资本补充压力以及净息差空间较小外,城商行的另一大问题是ROA较低(仅高于外资行),2019年上半年城商行的ROA为0.83%,低于股份行的0.99%,更远低于国有大行的1.09%。

3

(六)城商行自身分化明显,头部城商行资产质量明显较优

我们选取8家已公布上半年业绩情况的城商行,可以发现相较于更多非上市城商行而言头部优质城商行的资产质量明显更优一些。2019年上半年,上海银行、江苏银行、南京银行、宁波银行等前5大城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18%、1.39%、0.89%、0.78%,远低于2.30%的城商行平均水平,排名第8的杭州银行不良贷款率(1.38%)和排名稍靠后的成都银行、长沙银行也均低于城商行平均水平。

这表明相较于在城商行体系中,分化的特征也愈发明显,优者更优是未来趋势,做精品优质银行是城商行转型的目标,也是最能够得到市场认同的路径之一,毕竟将134家城商行放在桌面上进行对比并不是一件难事。

4

二、商业银行整体流动性与资产质量情况

(一)2019年上半年,就整个商业银行而言,其流动性指标保持基本平稳态势,流动性覆盖率、存贷比和流动性比例分别为140.17%、72.85%和55.77%,整体上看没有太大变化。

(二)目前整个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与问题贷款余额分别达到2.24万亿元和5.87万亿元,问题贷款率也在室2.94%。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规模在不断上升,但问题贷款率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持续下降,由2016年最高的4.10%降至目前的3%以下。

因此,对于问题贷款率没有改善的地方性银行尤其需要关注。

5

三、经济下行压力不改仍会继续拖累商业银行资产质量

考虑到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仍在持续,意味着我国商业银行的资产质量问题仍会持续恶化,特别是地方性银行(尤其是身处中国最开放、受经济周期影响最大的东部与南部地域),其资产质量恶化的程度可能会超乎想像。

那些资产质量有所好转的银行要么是通过内部核销、要么是通过资产腾挪,抑或是加大资产摆布能力,但这一切成立的前提均依赖于风险定价能力的把握与提升。

(一)表外融资需求下降、企业中长期贷款动力不足,社会融资规模全面回落

今年8月,受票据严监管影响,未贴现票据大幅减少4563亿元,致表外融资规模萎缩6226亿元。虽然地方专项债前7个月新增4385亿元,但企业中长期贷款动力不足、实体经济改善特征仍未显现、主动扩张产能的欲望依然不强,致使社会融资规模7月仅新增1.01万亿元,同比和环比均有所下降。

其中,新增人民币贷款和企业中长期贷款7月也仅分别新增1.06万亿元和3678亿元,同比与环比同样有所萎缩。

(二)季节性因素致居民存款与企业存款全面萎缩

每年7月,由于季节性因素影响,居民存款与企业存款一般均会大幅萎缩,而财政存款则成为存款的最大贡献。今年7月,居民存款和企业存款分别减少1032亿元和1.39万亿元,财政存款新增8091亿元。但考虑到相较于贷款而言,存款的季节性特征更为明显,预计8月与9月客户存款的增长将恢复常态,特别是9月份值得期待。

6


推荐文章

暴雷潮中的理财师:一单曾提成上百万,如今10%“蹲局子”

线上保险流量获客与高效转化

一本学院精华课程:金融科技企业转型破局研讨班

赎楼贷要火?有玩家已月放20亿,合作光大、平安等20家银行

二手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