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财经APP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一本财经微信公众号

金融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新媒体。专注金融科技领域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商业案例解析。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每天出口1亿个口罩,每个均价2元,中国口罩正在被贱卖?

2020-04-10
49161
分享到

在国外,口罩像金条一样抢手。在国内,行业却陷于恶性竞争。

1639468581750383

文 | 零和 罗素

疫情之下,有人说,口罩“像金条一样抢手”。

但中国的口罩,却并没有卖出像金条一样的价格。

海关统计,从3月1日到4月4日,全国共验放出口口罩约38.6亿个,价值77.2亿元。

以此换算,每个口罩的均价在2元左右。

口罩的原材料还在暴涨,人工成本也在翻倍,但国外卖家却在拼命压价,“利润被压得仅剩几毛”。

多位口罩企业老板呼吁,行业不要恶性竞争,“不要贱卖中国的防疫物资”,但效果甚微。

与此同时,国家也在不断规范出口,肃清行业。

口罩大战不仅仅是商业战争,背后还有多方力量的博弈……


01 需求增长

据业内人士保守估计,我国每日口罩产能已达到了2亿个。

也就是说,中国每月可生产60亿个口罩。

这其中,有多少出口?

海关统计,从3月1日到4月4日,全国共验放出口口罩约38.6亿个,价值77.2亿元。

这相当于每天就有1亿多个口罩漂洋过海,远赴他国。

3707645355440754

即便如此,世界的需求似乎也没有被满足。

从4月开始,原本高傲声称“口罩无用”的欧美各国,开始松口。

3月30日,奥地利政府宣布,从4月1日起,所有人必须在超市内戴口罩。

4月1日,CNN发表文章指出,“亚洲对新冠病毒和口罩的看法可能是对的”。

4月1日,德国联邦疾控中心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开始建议更多人戴口罩。

4月2日,美国卫生研究院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戴面罩上街应该成为常识。

“现在不鼓励戴口罩,主要是因为医护人员缺口罩,等美国口罩的供应跟上了,也许大家也会像中国一样上街戴口罩。”4月3日,在接受脱口秀主持人崔娃采访时,比尔·盖茨表示。

同一天,新加坡政府宣布,将从4月5日起,向所有新加坡家庭提供口罩。

在这段时间里,口罩的国际大单也接踵而来:

意大利800万个,韩国1亿个,法国10亿个,西班牙直接下单30亿个……

谁在吃这些海外的订单?

“大部分都是疫情期间转产的新厂子,它们都盯着国外市场;而原来的老厂家,国内订单都接不过来。”一家口罩厂的老板秦合川称。

最近他们接了一个1000万个口罩的外贸订单,产能直接被包到了5月份。

尽管市场无比火热,但口罩的价格,似乎并没有提高多少。

按照海关的数据,中国一共出口口罩约38.6亿个,价值77.2亿元。

那么,每个口罩的价格,也就2元左右。

秦合川说,中国的口罩,实际上正在被贱卖……


02 价格恶战

全球需求如此旺盛,感觉到处都缺口罩,为何口罩的价格还是起不来?

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产能增加得太快。

天眼查数据显示,江苏、浙江、广东,是口罩厂增加得最多的三个省份。

788929502217512

很多城市,甚至形成了口罩扎堆生产中心。

“我们这里最近新增了十几家口罩厂,有资质、没资质的都来干。”广州中山的一位口罩厂老板称。

而另外一个原因,则是恶性竞争。

目前,在口罩出口市场上,除了口罩厂和国外卖家,还存在一个特殊的群体:外贸公司。

它们是中介和纽带,对接两边的需求。

其中大多数是普通的外贸公司,临时转战口罩行业。

这是因为,受疫情影响,外贸市场重创,大量订单被取消,一些外贸公司变得无事可干。

突然,防疫物资火了。

“我们的海外客户不停地问我,能不能找到口罩。”一家外贸公司的法国负责人陈星猛然醒悟:这是一个商机。

于是,他开始全力搜集口罩厂资源,前后联系了50多家,最终确定了5家重点合作厂家。

陈星预估,目前起码有上千家外贸公司在倒腾口罩。

但外贸公司这个群体的出现,却让口罩市场变得扑朔迷离。

目前,国内基本实现了“口罩自由”,而手握国外客户资源的外贸公司,无疑掌握了强大的话语权。

它们从国外客户那里拿到的订单价格,通常并不低。

“我法国的客户,每买一个一次性医用口罩,给我2.5元。”陈星透露。

他知道,找到越便宜的口罩,自己赚的差价越高。

于是,他开始拼命压价。

秦合川现在提到外贸公司就生气。

“这帮人只会拼命压价。”秦合川称,他报价2.5元,对方就会直接给压到1.5元,甚至还有人问他1.3元能不能卖。

“现在熔喷布的价格已经到了45万一吨,就连无纺布也涨到了7万一吨,一个口罩的成本加上人工、税费,卖1.5元毫无赚头。”秦合川称,如果卖1.3元,还得亏本

在外贸公司的强力压价下,口罩市场的利润被不断削薄。

曾经有口罩厂老板出来问:“我们国内口罩都没有贱卖,凭什么要贱卖给外国人?帮着外国人拼命压中国价格的外贸公司,你们良心不会痛吗?”

每次有这样的喊话,后面都是一片叫好,但这,依然挡不住恶性竞争。

一次性医用口罩的价格,一路从4元、5元,被压到了现在的2元左右。

一些口罩厂老板为了抢夺大单客户,甚至用1.5元的微利价格销售。

秦合川知道,有个老板用1.5元的价格,签了个3000万个口罩的非洲订单。

有人说,作为世界工厂,中国将在这次疫情中,展现出惊人的爆发力。

但目前看起来,很多的防疫物质都在被贱卖——这是一个不好的信号。

中国纺织品商业协会安全健康防护用品委员会会长雷利民也认为,以现在的口罩出口价格,确实赚不到什么钱。

他希望口罩行业不要走上中国低端加工产品出口的老路:一个国外订单抛出来,大家竞相压价,利润极薄。

“我们呼吁国内企业不要互相压价,要合理定价,保证整个行业有合理的利润,健康发展。”雷利民表示。

03 行情突变

口罩大战可不仅仅是商业之战,背后还有多方博弈。

“口罩出口已经不是单纯的国际贸易问题,它涉及国际政治等复杂因素。”雷利民说。

“在国内,口罩市场基本达到了平衡状态,也有一定余力出口。但某些国家并不愿意中国去占领它们的市场,哪怕它们没有充足的口罩生产能力。”

更深层的是政治因素,“有的国家不希望中国因为援助和出口口罩等防疫物资,树立起国际抗疫中流砥柱的形象”。

此外,质量问题、标准衔接问题,也会影响中国口罩的出口,给一些境外反华势力制造口实。

于是,中国开始严抓质量。

3月底,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有序开展医疗物资出口的公告》。

7666017747321496

商务部官网发布的《关于有序开展医疗物资出口的公告》

公告列出了可以出口的口罩企业名字。

其中,包括医用防护口罩企业150家、医用外科口罩企业523家、一次性医用口罩企业752家。

从4月1日开始,不在这个名单上的医疗物资,就无法再出中国海关。

这个公告在口罩行业掀起了轩然大波——这预示着,只有同时具有医疗器械注册证和许可证的产品,才能出口。

大量的货物在中国海关被扣。

一家慈善组织的负责人称,他们采购了20万个一次性医用口罩,准备捐赠到国外,但这家口罩厂不在这个名单上,清关没过。

他们不得不将其拆成小包裹,一个个寄到国外,“为此我们额外付了25万的快递费,但昨天被告知,只出去了10万个口罩,剩下的全部被扣了”。

陈星从5家口罩厂采购产品,结果其中2家的产品被扣,他不得不紧急寻找新的口罩厂。

因此,这份名单成了他的“采购黄页”。

他根据名单,给上面的公司一个个打电话,询问资质和货期,然后锁定了两家新的口罩厂。

大量的外贸公司开始按照这个名单寻找口罩厂,上榜厂家变成了“香饽饽”。

湖南保灵生物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水龙称,一些外贸公司从官网找到了公司的电话,开始过来主动询价。

公告发布之后,口罩行业开始分化。

没资质的小玩家、小作坊将加快出局的速度,而有资质的正规玩家,开始越来越有议价权。

这无疑是一个良性循环。

另一方面,监管也开始从源头规范口罩行业。

制造口罩最最关键的原材料,就是熔喷布。

“国家正在严查熔喷布倒卖行为,也严格管理生产熔喷布的厂家,让它们不能偷偷在外面卖。”陈星称。

从上周开始,市场上突然间找不到熔喷布了,其价格冲破了40万一吨,现在已经直逼45万一吨。

陈星称,现在只有有生产和出口资质的厂家,才能从熔喷布厂家排队拿货。

而且它们还要签直销合同,绝对不能将熔喷布再倒手卖出去。

“至于排队这个事情,又变得玄妙了。”陈星称,现在市面上又有很多人开始出售“插队权”,等插队的企业熔喷布到手,再获得其额外私账支付的一部分钱。

陈星认为,在以后,口罩行业将成为一个资源型的特权行业,不是谁都可以进场做了。

口罩行业的未来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随着疫情的继续扩散、中国出口的收紧,符合资质的公司将成为主力军。

而那些小作坊,因为无法出口,也拿不到熔喷布,会被加速淘汰。

陈星认为,口罩市场起码还有半年的热度,这场口罩大战,现在才处于第一个高潮阶段……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推荐文章

众安保险携手50家银行践行数字普惠 支持后疫情时代复工复产

4000亿规模的债务重组市场,却被“反催收联盟”占据,畸形发展?

“应变·破局”后疫情时代,金融再出发

银保监会规范信用保证保险业务监管 众安保险高质量发展信保业务

疫情之后,线上趋势大爆发,金融机构如何夺回失去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