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财经APP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一本财经微信公众号

金融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新媒体。专注金融科技领域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商业案例解析。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信用支付,一场零和游戏还是增量共生?

2020-06-11
26780
分享到

今年的618电商节,电商巨头将信用支付推上了风口。

0

作者 | 商评君

2020年互联网巨头们挑起的信用支付争夺战,打破了市场格局。

疫情过后的第一个618电商节,电商巨头直接将信用支付推上了风口。

首先是京东金融宣布推出618“白条24期免息分期”活动,在5G商品、家居生活、电脑数码、运动鞋服、母婴用品等领域,挑选了数十万款爆款商品,给予3-24期分期免息优惠。

与此同时,天猫也宣布推出信用支付优惠,“分6期免付一期”,消费者购买参与活动商品,分6期支付则首期免付。

激战信用支付时代

用战争的方式解决市场份额问题,是中国互联网市场上的常态,在支付领域表现更为明显。

在信用支付领域,有一个略为复杂的故事。

2014年2月,京东金融推出了业内首个互联网信用支付产品—“白条”。白条直接嵌入到京东用户的购物流程中,京东金融根据用户的历史消费记录等多维综合数据进行风险评级,并授予信用额度。客户可以选择“先消费、后付款”,享受30天免息期或3-24个月分期付款服务,其支付的利息也低于银行信用卡。

“白条”是一种全新的信用支付手段,彼时,京东金融的初衷是利用消费分期促进商品销售,提升转化率以及客户黏性。白条的巨大潜力和对京东整个商业生态的价值,开始逐步展现。

一年零两个月后,另一家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推出信用支付产品蚂蚁花呗,其匹配的主要消费场景是天猫和淘宝。

两大电商巨头相继入场,互联网信用支付时代正式开启。

但是,在之后的数年时间里,除了个别垂直领域的互联网平台外,信用支付市场并未吸引到足够的玩家。2015年,唯品会推出了信用支付产品“唯品花”;同年,在线旅游平台去哪儿网推出旅游信用分期产品“拿去化”。2018年,出行巨头嘀嘀打车推出了“滴滴信用付”,让乘客“先乘客、后付款”。

直到2020年,更多巨头追随白条和花呗,投身信用支付战场。

首先是腾讯,2020年3月26日,微信上线信用支付产品“分付”,接着是美团, 2020年5月末,美团正式上线信用支付产品“月付”;百度也不甘寂寞,2019年底联合百信银行推出了“百度闪付借钱”。

一时间,信用支付赛道上,变得前所未有地拥挤和热闹。

巨头们蜂拥而至,凸显信用支付正成为新的风口,大趋势之下,任何一个巨头都不敢也不会轻言放弃。

生态圈竞争

1

信用支付战争,表面是对消费场景的争夺,但本质上,则是互联网巨头之间生态圈的竞争。以消费场景为依托,以信用支付为手段,从线上延伸至线下,抢夺流量入口,线上与线下融合互动,最终做到线上线下能力的流畅转化,这才是巨头们的终极目标。

从这一角度看,信用支付承担的重任,乃是打通亿万消费者的泛生活场景,构建一个始于消费,终于金融,再到生活的生态闭环。而有能力参与这一生态圈竞争的只能是互联网头部平台。

其中,又可以分为三类,以京东和阿里为代表的大电商系;以腾讯为代表的社交平台;第三类包括滴滴、携程等出行、旅游等垂直平台。

京东和阿里巴巴一样,依靠强大的电商生态,覆盖了支付、物流、本地生活在内的各种场景,这种独占性优势是大多数互联网巨头所不具备的,再加上白条起步较早,这些因素都决定了,白条在拓展信用支付上,具有众多优势。

从最直观的成本看,信用支付核心离不开用户的高频、高客单价支付交易场景。用户较高的笔均消费金额,会有更强的意愿选择信用支付,这为信用支付拓展提供了基石。

从线上向线下场景的拓展看,电商系也拥有较好的优势。以京东金融为例,白条始于线上商品消费分期,随后慢慢渗透至生活娱乐、商旅出行、教育培训等各类生活场景。在线下,白条也加速抢占各类消费场景。今年618期间,京东金融App首次与线下商业场景联动,联合全国28个省市、近200个城市的15000家线下连锁超市、购物中心、连锁便利店等场景,积极拓展白条和信用卡支付渠道。商超是线下场景流量最集中、频次高、智能化程度较高的场景,而白条等产品诞生于线上电商,天然适合跟线下商超形态结合,延伸至线下是水到渠成。

对于第三类平台来说,有的场景单一,客单价较低,无法支撑一个健康的信用支付生态;有的虽客单价较高,但频次过低,信用支付总规模有一定的天花板。

可见,中国互联网信用支付的未来版图,必然是京东金融等为代表的电商系。

拥抱竞合游戏

应当指出的是,互联网巨头在信用支付战场上的角逐并非零和游戏,而是一场共同把蛋糕做大的竞合游戏。

目前,和信用卡支付规模相比,互联网信用支付的体量依然微不足道。而截至2019年末,中国信用卡授信总额为17.37万亿元,应偿信贷余额为7.59万亿元。互联网信用支付总规模尚不到信用卡存量规模的5%,从整个消费信贷的市场容量看,信用支付更是一片蓝海。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在2019年中国消费金融报告中指出,2017年银行消费贷款规模约30万亿,非银行机构提供的消费金融贷款仅有2.7亿元,占比7%。报告预计,我国消费金融仍会有5年以上的高速成长期,表内消费金融占总信贷规模可能突破25%以上。面对这个数万亿的增量市场,包括电商平台、支付平台、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在内的所有互联网机构都有巨大的潜力。

从目标客群看,研究显示,90后、00后的Z世代群体伴随着移动互联网和4G、5G长大,和前浪们相比,他们在支付上更加依赖智能手机,对线上信用支付产品的使用比例超过信用卡。

另一方面,和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消费金融的供给仍然不足。发达国家80%以上的成年人可以从银行获得消费金融,我国仅40%的成年人能够获得传统金融机构的服务。

从统计数据看,2017年,我国至少有4.5亿成年人没有获得过消费金融服务,占成年人口的37.5%。可见,Z世代和长尾客户的消费金融市场仍有发展空间,如何更好的服务信贷短缺群体,将是银行和互联网金融机构的共同责任。

对银行而言,短期看,互联网信用支付的崛起和爆发,固然会带来一定的冲击,但中长期看,互联网巨头们的信用支付产品不仅加快了数字金融概念的普及,而且也培育了Z世代的信用消费习惯,帮助开拓了消费金融下沉市场。以往,对这部分缺乏信用记录的信贷短缺群体,银行线下触及这部分客户的成本过高,从贷前、贷中、到贷后,都面临高昂的风控成本,因此难以大规模拓展消费金融业务。

但电商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恰恰可以弥补银行的这一短板。一方面,电商拥有庞大的客户群,有较高频次的明确购物需求,平台结合积累的大数据资源,通过评估客户的消费习惯和消费能力,能够构建全方位的信用风险评级系统。在这一过程中,互联网公司可以和银行无缝衔接,将自身积累的对用户洞察、风险管理、运营能力等对外输出给银行。

在过去几年里,京东金融与40余家银行发行联名信用卡,累计发行量达到1300多万张。在此次618中,京东金融App与银行联手,助推银行数字化运营,提升获客效率。蚂蚁金服、微信同样在面向银行等金融机构,打造开放式平台,以自身数字化能力,赋能传统金融。

可见,无论是携巨量用户资源和金融科技能力的互联网巨头,还是拥有低成本充沛资金、完善金融基础设施的银行,在这一轮信用支付大战中,绝非你死我活的零和竞争,而是竞争与合作并行,共同拓展消费金融的边界。

于此意义上,618电商节有望成为一块试金石,而信用支付引爆的增量大戏,才刚刚开启。

推荐文章

一个重新火爆的优质分期场景:银行、消金公司猛推,也被监管关注了

1.6亿用户的影视平台上线现金贷广告,流量变现不停歇

"套路贷"潜入校园,中消协:警惕"注销校园贷"新骗局

重回线下:线上获客暴涨30倍,“不如扫街摆摊”

交行信用卡全面限额,多类商户不可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