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财经APP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一本财经微信公众号

金融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新媒体。专注金融科技领域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商业案例解析。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协商还款“春天”的背后:90后微商占大多数

2020-06-19
25698
分享到

规范协商还款市场,引导借款人履约,依然任重道远。


0_副本

文 | 禾雨

在借款人中,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

虽然他们也会出现逾期的情况,但却不是老赖。

如果给他们一个更准确的定位,更接近于处在按时履约借款人和老赖之间的“中间群体”,我们暂且就将他们称为“中间群体”。

据了解,中间群体特征明显,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90后,而且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微商。

由于学历不高、金融知识欠缺,再加上对自己的财务没有合理的规划,因此在接触到网贷后,他们深陷网贷债务中无法自拔。

而随着中间群体队伍逐渐壮大,也给协商还款机构提供了生存空间。

疫情的到来,更是放大了这部分中间群体协商还款的需求。一时间,市场上的协商机构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头。

另一方面,对于放款机构而言,如何处理好这部分中间群体,同样意义重大。

中间群体:90后的微商

“90后,微商”谈起中间群体,某协商机构负责人方圆给出两个标签,这是他接触了数百位有协商还款需求的借款人后,得出的结论。

这些中间群体,他们接触网贷的原因各不相同,但是结局却惊人地相似。

“一个月吃喝玩乐都要三千。”借款人小雨知道,自己深陷网贷泥潭与“大手大脚”的消费习惯有关。

特别注意外在形象的她,每月在衣服、包包、鞋子上也要花一大笔钱。“没有办法让自己丑。”小雨说。

小雨每月的生活成本并不低。除了这些,她还要负担房租和生活开支等费用。

逾期后,小雨经常被催收人员“骚扰”,就连她的家人朋友才成为被催收的对象。但由于小雨借款的平台太多,她甚至分不清是哪个平台在催收。

“现在收住,还不算晚。”小雨表示,如果不是她的消费习惯问题,不到半年就可以“上岸”。

在被催收压力下,小雨简单分析了自己的财务状况。考虑再三,小雨找到了协商机构,想通过协商的方式解决问题。

相对于小雨,林凡的情况看起来更为糟糕,他连房子都卖了,但看起来离还清债务似乎还是遥遥无期。

据林凡透露,他最初接触网贷,是玩杠杆股票。

“股票亏了,后来又遇上了区块链诈骗。”林凡说,他的生活,也从那时候开始被彻底改变。

为了还清债务,林凡卖了一套房,但还是没有补上窟窿。

“昨天莫名其妙被万达快易花扣了1000多,都没钱交房租了。”林凡说,这是他准备用来交房租的钱。

说到这,林凡自嘲地说道,“现在脸皮厚到自己都不认识了,连尊严都没有了。”

但尽管如此,林凡也一直在积极处理债务。据他描述,已经结清了51人品的6万多欠款,还与农行联系办理个性化分期,但由于逾期时间较短,未能成功办理。

但他也表示,有一些平台的贷款,他并不准备还。

“小花钱包协商我也不打算还了,剩下本金一分不还,太恶心了。”林凡之所以觉得“恶心”,是因为小花钱包爆了他的通讯录。

另一个林凡不打算还款的平台是宜人贷。据林凡描述,他从宜人贷借了三万,前后还了两万三,而拒绝还款的原因是宜人贷的“暴力催收”给他造成较大的影响。

小雨和林凡,其实就是这个中间群体的缩影。

在正常情况下,他们也会正常还款,但遇到高利息、暴力催收等压力后,还款意愿就会有所下降。当然,这个群体中也不排除一些多头借贷后无力偿还的借款人。

某协商还款机构的负责人方圆认为,他们在借贷关系中处于弱势的一方。

方圆评价道,中间群体是次贷人群中最优质的用户,他们在行业无序发展,承受了过高的利率和不该有的压力,他们是沉默的大多数。

崛起的协商还款机构

早些年前,对于借款人来说,协商还款机构还是一个相对陌生的存在。

一方面,市场上的协商还款机构较少,更多的是以个人名义运营;另一方面,这些机构还没有将抖音等作为宣传平台,比较低调。

而近段时间,协商还款机构数量激增,开始占据抖音等各大平台高调获客。

区别上述机构,方圆的协商还款机构,在获客上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佛系”,他们定位的目标客户就是这些中间群体。

“不求规模,上一个算一个。”方圆说,但是要保证百分之百解决问题,不解决不收费,积累借款人群对平台的口碑和信任。

方圆的说法,从他们的收费模式中也得到印证,“费用是从比个人结清金额减少或减免金额中收取一部分。”

不仅如此,他所在协商机构,对借款用户需要协商的贷款平台也有取舍。

“我们不做持牌的。”方圆透露,目前协商只针对IRR超过36%的平台,因为持牌的机构有监管部门在管,所以他们介入的空间不大。

据了解,在获得用户的授权后,协商机构的工作人员就会以借款人亲朋好友的身份,跟提供贷款的平台接触沟通。他们在与放贷机构协商时,基本不会以机构的身份出现。

疫情以来,部分平台都出台了一些针对逾期用户的减免政策。

“合理延后还款期限,或给予一定的利息减免。”某头部平台相关负责人叶微表示,目前的形势下,全行业都受到了一定影响,处在恢复期,针对部分受到影响的用户,应制订相应的政策,帮助用户渡过难关。

叶微透露,目前借款人的协商目标主要集中在减息、延期还款两方面,也有一些借款人会提出不还款的要求。

而方圆所在的协商机构,就是按照产品方或资金方的政策去沟通减免。

“但名额或条件会卡得很严。”方圆表示,减免后大多IRR仍超过36%,个别能到24%。

由于在获客比较“佛系”,方圆的协商机构订单量并不是很大。但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对订单设置准入条件,协商成功的几率却很高。

“目前进件的九成协商成功。”但方圆表示,有一些由于用户资金或方案不理想未履行。

但尽管如此,想要靠做协商业务赚钱也并非一件易事。

“这个业务不亏损,但是想要盈利也有难度。”方圆认为,尤其是近期受短视频恶意诈骗类的退保退息的影响,更是加大了开展协商业务的难度。

也是出于成本方面的考虑,目前在协商过程中,方圆所在的协商机构,暂时还没有引入律师团队的协助。

方圆透露,他做协商还款的机构的初衷是做用户教育。

帮助用户梳理债务的同时,引导用户在资金流允许的情况下,先偿还利率低的借款。“部分利率过高的可以再等等政策。”方圆表示。

除了利率,中间群体在规划还款优先顺序的时候,还会考虑是否上征信,放款机构是否正规等问题。

“花呗、借呗要还,信用卡最低还款,反正最后都会解决。”小雨说。也是出于这样的考量,小雨成为了方圆的客户。

引导中间群体履约,任重道远

疫情期间,协商还款机构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疫情后增幅明显,违规网贷机构出清,借款人意识觉醒,踩着灰色政策走的产品受到的协商需求会越来越多。”方圆表示。

协商机构火热的背后,一方面是借款人协商需求的增加,另一方面则是不同的机构,对疫情受影响的借款人也提供一定的优惠政策,给协商机构提供了生存空间。

“针对疫情影响且有实际困难的客户,主动进行费用的减免,并给予延期还款的政策支持。”上述头部平台相关负责人叶微表示。

她告诉消金社,对于疫情期间受到影响的用户,她所在的平台制订了相应的政策,有特殊情况的用户可以通过在线客服提交相关资料,“例如银行流水、医院缴费清单等等。”

用户提供相关证明资料后,平台会借助风控系统去评估用户的还款能力,对借款用户做出综合评估的判断。

对于以亲朋好友的身份代协商的形式,叶微表示并不会区别对待,还是会采取上述步骤,做出综合评估判断。

但谈及目前市场上的协商还款机构,叶微认为,很多协商机构和反催收如出一辙。

“如果所有的正规放款企业都受到较大的‘反催收’冲击影响到正常业务与经营的开展,甚至可能面临企业倒闭。”叶微担忧地说道,大批的失业员工会释放到社会,增加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不仅如此,叶微认为,反催收的行为,甚至已经扰乱了国家正常的经济秩序。

事实上,协商还款机构与放款机构的目标并不冲突。不仅如此,协商机构甚至可以看作以借款人更能接受的方式,引导用户还款,而不是强硬催收。

但协商还款市场的混乱,导致他们之间的出现隔阂。

“在抖音上疯狂获客的,是过去做贷超的那群赚快钱的人。”方圆表示,他们不挑客户,只要给钱就做,是对借款人的新一轮的收割。

他接着说,这群人中,不乏借协商名义收取会员费的,甚至单纯诈骗的,“收钱后不为用户解决问题。”

也是在这些人的“搅局”下,协商还款与反催收之间的界限开始模糊。

规范协商还款市场,引导借款人履约,依然任重道远。

注: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推荐文章

一个重新火爆的优质分期场景:银行、消金公司猛推,也被监管关注了

1.6亿用户的影视平台上线现金贷广告,流量变现不停歇

"套路贷"潜入校园,中消协:警惕"注销校园贷"新骗局

重回线下:线上获客暴涨30倍,“不如扫街摆摊”

交行信用卡全面限额,多类商户不可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