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财经APP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一本财经微信公众号

金融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新媒体。专注金融科技领域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商业案例解析。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拿下券商牌照,银行图什么?

2020-06-30
5625
分享到

图的不是钱。


目前,信托、基金、保险、金融租赁等牌照都已向银行放开,仅剩券商牌照未放开。近日市场传出“证监会计划向商业银行发放券商牌照”的消息,业内认为,集齐最后一张牌照,银行更加全能,拥有更明朗开阔的未来。

不过,消息发酵后,市场并不买账,银行股未能如期放飞,反而走弱。分析称,商业银行拿到券商牌照看重的并不是券商盈利层面,更多是利用这张牌照本身结合自身的资源放大。从监管角度说,此举是推进和扩大直接融资的重要手段,而非给银行提供一块新的利润源。

证监会有望重启对商业银行发放券商牌照

6月27日,财新周刊援引权威人士消息称,证监会计划向商业银行发放券商牌照,或将从几大商业银行中选取至少两家试点设立券商。

6月28日晚间,证监会对此进行回应称:“我们已关注到媒体报道,证监会目前没有更多的信息需要向市场通报。”

不过,证监会亦表示,发展高质量投资银行是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资本市场发展决策部署的需要,也是推进和扩大直接融资的重要手段。关于如何推进,有多种路径选择,现尚在讨论中。

证监会的态度似乎并没有完全否认“向商业银行发放券商牌照”这一传言,这给市场留下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早于2015年初,证监会表示,正在研究落实“国九条”(《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的有关要求,在现行法律框架下,研究证券期货业务牌照管理制度,以及商业银行等其他金融机构在风险隔离基础上申请证券期货业务牌照有关制度和配套安排,相关研究工作正在进行中,并需履行必要程序。

彼时,时任证监会发言人张晓军表示,证监会正在研究商业银行在风险隔离基础上申请券商牌照的制度和配套安排。。

2015年3月9日,市场上盛传工商银行提交券商牌照申请的消息,当天银行股大涨,工商银行、建行,中行、农行都是大涨4%左右,但是后来不了了之,前期政策落地也无明确时间表。

有评论认为,当时相关法律对混业经营均有明确限制,有关部门也一直在讨论相关限制法条的修订,但最终因为2015年资本市场的巨大波动而搁置至今。

5年之后,随着资本市场深化改革,这一部署有望落地。

成为“中国高盛”

发展高质量投资银行,一直是证监会的发力方向。

2019年11月,证监会网站发布信息称,积极推动打造航母级头部证券公司,支持各类符合条件的民营企业发行上市融资和再融资,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互联互通。

现任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上任以来,已经多次提出证监会积极推动打造航母级头部证券公司。

几天前,2020年6月18日,在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开幕式上,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表示,继续支持本土机构充分利用上海发展优势,努力打造国际一流投资银行和财富管理机构。

国泰君安发布研报称,和国外较为成熟的混业经营体制相比,我国由于金融分业经营限制,券商行业虽公司数量众多,但在较多维度上都和国外大型券商相去甚远。而此次监管考虑将券商牌照开放给商业银行,从某种角度上而言,也是意在帮助国内券商行业朝着“中国高盛”的目标再近一步。

事实上,在此之前早已经有金融集团以及银行通过旗下券商子公司经营相关业务。

国开银行和邮储银行旗下都直接有券商牌照和对应的子公司,即国开证券和中邮证券。

另外,各大商业银行也在海外纷纷设立了子公司从事证券经营业务,主要是在香港市场,这类公司被市场称为某银国际。

根据兴业证券的梳理,除中行外,目前其他银行系券商主要在海外从事业务。中国银行通过全资控股的中银国际设立并控股了中银国际证券,获得了内地证券承销牌照,可以进行香港和内地券商业务。

同时,也有若干银行(如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和招商银行)收购在港券商,展业范围基本都在香港,估计相关机构占母行总资产约2.7%。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这些银行系海外券商子公司展业的成绩不错。根据彭博统计,银行海外投行子公司在香港已取得较好成绩,2018年股票/配股、美元债承销和并购财务顾问业务市占率分别达16.9%、21.0%和1.4%。

这些银行系海外投行子公司业务能力显著增强,回流内地的话将带动银行的投行业务向国际水平靠近。

券商牌照,并非银行的新盈利点

在“混业经营”的消息发酵下,券商股与银行股本来应该有一个跷跷板效应的,即在券商股领跌的同时银行股应当领涨,但实际上前者发生了后者没有发生。

但是今日(6月29日)大盘,券商股集体下跌,银行股并没有迎来预期上涨,走势并无亮点。康水跃认为,以此可以推知“大型银行股并不受市场待见”。

他认为,大型银行也很难通过进入券商行业而获得利润增速的显著提升,因此对估值水平的提振也是很有限的。

从数据层面来看也的确如此。根据兴业证券团队梳理,若以简单财务指标看,很难增厚现有银行业绩。

以2019年行业收入为例,银行业实现营业收入近6万亿元,而证券业仅3600亿元,即使牌照放开,银行系券商获得50%现有业务份额,这对银行营收增厚也仅约2.5%-3.5%。

同时,证券业受资本市场周期波动较大,市场低迷期ROE中枢仅6%,平稳期在10%左右;而银行业盈利能力可以借助拨备有效平滑,ROE普遍可以维持在10%以上。

因此, 商业银行拿到券商牌照看重的并不是券商盈利层面,更多是如何能够将这张牌照本身结合自身的资源放大。

国信证券金融团队认为,银行获得券商牌照后,更多地是完善服务客户的手段,目前不少银行提出“商行+投行”的竞争策略,有了券商牌照之后,可以更加方便地服务客户。从数据来看,投行业务可能更多作为一种竞争的辅助手段,而其直接带来的利润是相对有限的。

“从监管部门的角度讲,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大方向下,向银行发放券商牌照,显然不是为了给银行提供一块新的利润源,而是为了打通间接融资与直接融资,提升双边的协同能力,更好地服务新兴产业。”国信证券金融团队指出。

本文综合自华夏时报、新华网、21世纪经济报道、IPO头条、公开信息等


推荐文章

场景金融的重量级玩家:互联网信托

跌破4%!消费贷利率持续走低 银行强化线上营销推广

银行要“吃掉”券商?中小券商会受冲击吗?

实现马云吹的牛后,他们没了捷径

再贷款再贴现利率下调0.25%,央行此举有何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