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财经APP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一本财经微信公众号

金融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新媒体。专注金融科技领域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商业案例解析。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再贷款再贴现利率下调0.25%,央行此举有何深意?

2020-07-02
7701
分享到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下调利率,将进一步增大这一政策工具对商业银行的吸引力,有助于迅速提升再贷款再贴现余额,从而引导银行金融资源重点向民营意在引导银行金融资源重点向民营、小微企业等实体经济领域精准投放。

作者 |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胡艳明

今年第二次下调再贷款利率,时隔近10年调整再贴现利率,下调金融稳定再贷款利率……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对再贷款再贴现利率调整有何深意?

中国人民银行6月30日消息,央行决定自7月1日起下调再贷款、再贴现利率。一是,下调支农再贷款、支小再贷款利率0.25个百分点。调整后,3个月、6个月和1年期支农再贷款、支小再贷款利率分别为1.95%、2.15%和2.25%;二是,下调再贴现利率0.25个百分点至2%;三是,下调金融稳定再贷款利率0.5个百分点,调整后,金融稳定再贷款利率为1.75%,金融稳定再贷款(延期期间)利率为3.77%。

再贷款再贴现利率的下调被分析人士视为货币政策的结构性操作,“此次下调相关利率,将进一步增大这一政策工具对商业银行的吸引力,有助于迅速提升再贷款再贴现余额,从而引导银行金融资源重点向民营、小微企业等实体经济领域精准投放。这在提升货币政策逆周期调控效果的同时,也有助于避免大水漫灌‘后遗症’。”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对记者表示。

王青预计,后期央行货币政策工具创新还会围绕再贷款再贴现设计,年内再贷款再贴现额度也有可能进一步加大。

今年两次调降再贷款利率

再贷款,是指央行对金融机构的贷款。本次再贷款利率并非第一次下调。今年2月27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国强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支农、支小再贷款利率从原来的的2.75%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5%,发挥好激励撬动作用。

本次支农再贷款、支小再贷款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调整后,3个月、6个月和1年期支农再贷款、支小再贷款利率分别为1.95%、2.15%和2.25%。

再贴现,指央行对金融机构持有的未到期、已贴现商业汇票予以贴现。再贴现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央行上一次调整再贴现利率在2010年12月26日,时隔近10年,再贴现利率再次迎来调整。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再贴现率自2011年起一直维持在2.25%,目前已高于直贴利率和转贴利率,各商业银行办理再贴现业务动力不强,再贴现规模或继续萎缩,央行通过再贴现引导资金滴灌实体经济的效应会大打折扣。

对于此次再贴现利率的调整,王青表示,近期受市场利率中枢上行带动,转贴现利率大幅上行,己显著高于再贴现利率水平,扭转了此前的倒挂状态。这意味着与此前的倒挂状态相比,当前下调再贴现利率的迫切性其实已有所下降。但央行此时仍下调再贴现利率,或表明监管层对6月票据融资利率以及企业债券发行利率上行、实体经济相关融资成本上升,己开始着手采取调控措施,释放持续引导企业融资成下行信号。

如何引导银行信贷投放

2月份以来,央行先后推出3000亿专项再贷款,5000亿再贷款再贴现专用额度,以及1万亿再贷款再贴现额度,并为两个创新“直达工具”提供4400亿再贷款资金,本次操作利率下调主要影响1万亿额度的使用。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下调利率,意在引导银行金融资源重点向民营、小微企业等实体经济领域精准投放。“下调利率意在增强银行投放小微三农贷款的动力。” 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表示,为应对疫情冲击,除3000亿元疫情专项再贷款外,今年央行增加了支小支农再贷款再贴现额度1.5万亿元。这些再贷款对应的小微三农贷款利率不能高于同期1年期LPR+50BP,目前为4.35%。下调再贷款再贴现利率可以适当补偿银行承担的信用风险,提升银行信贷投放动力,也是让利实体经济的方式。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2020年二季度例会指出,有效发挥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精准滴灌作用,提高政策的“直达性”,继续用好1万亿元普惠性再贷款再贴现额度,落实好新创设的直达实体工具,支持符合条件的地方法人银行对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实施延期还本付息和发放信用贷款。

廖志明表示,作为政策利率体系的组成部分,再贷款与再贴现利率相较于OMO和MLF,调整相对滞后。2020年2月底,1年期再贷款利率为2.5%,4月1年期MLF利率下调了20BP。此次一年期再贷款利率下调25BP至2.25%,以补降性质为主。

在王青看来,此次利率下调表明政策性降息过程仍在延续。考虑到政策利率往往联动调整,后期OMO和MLF利率下调也将择机落地。

从金融机构角度来看,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认为,今年银行自身面临着存款负债成本刚性、资产端利率下行、不良压力加大、资本金缺乏等多重问题。由央行出手,降低再贷款与再贴现利率,可降低银行支持小微/涉农企业信贷与票据资金的成本,提高银行调降对小微企业与涉农企业贷款利率的意愿。

从银行资产和负债视角分析,兴业研究分析师郭益忻表示,对银行负债端,它将降低广大中小机构再贴现融资成本,然而再贴现规模整体有限,对负债成本的整体改善也相对有限。对银行资产端,再贷款再贴现利率的下降将引导信贷利率进一步下行,但信贷规模的撬动效应有多大还有待观察。

金融稳定再贷款“重出江湖”

在此次文件中,央行还下调金融稳定再贷款利率0.5个百分点,调整后,金融稳定再贷款利率为1.75%,金融稳定再贷款(延期期间)利率为3.77%。

1997年以来,监管部门陆续对一批高风险机构实施救助和风险处置。按照央行官网对金融稳定再贷款的解释:金融稳定再贷款是为维护金融稳定,经国务院批准,中国人民银行发放的用于防范和处置金融风险的再贷款。

金融稳定再贷款主要包括:地方政府向中央专项借款、用于救助高风险金融机构的紧急贷款、用于退市金融机构个人债务和境外债务兑付等其他风险处置类再贷款等。人民银行通过对金融稳定再贷款的管理和回收确保央行资产安全。

金融稳定再贷款是中国人民银行行使“最后贷款人”的职能,维护金融稳定的措施之一。中央银行作为最后贷款人,向可能或已经发生危机的金融机构提供流动性支持是世界各国的一种普遍做法。

在对金融稳定再贷款的期限和利率要求方面,紧急贷款的最长期限2年,贷款到期归还确有困难的,经借款人申请,可批准展期一次,展期期限不得超过原贷款期限。紧急贷款应执行总行制定的中国人民银行对金融机构贷款利率;发生逾期的紧急贷款,应执行再贷款罚息利率。

在部分央行体系人士看来,金融稳定再贷款的贷后管理也是值得关注的问题。人行石家庄中心支行副行长文洪武等人曾撰文指出,部分紧急贷款未依法落实有效抵押担保,潜在风险较高。例如,按照《中国人民银行紧急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金融机构提供担保是获取紧急贷款的一项必要条件。但在实践中,由于一些风险事件情况危急,人民银行本着对金融和社会稳定负责的态度,在贷款条件不完全具备的情况下先行发放了紧急贷款,事后在补办抵押担保手续时往往会遇到很多困难,有的金融机构拒绝提供担保,有的无法提供有效担保或担保不合规,降低了紧急贷款的保障程度,加大了紧急贷款的风险等。

王青对记者表示,央行下调金融稳定再贷款利率,除体现政策利率体系联动调整外,也可向存在一定问题、需要外部融资的金融机构提供更低成本的资金支持,有助于化解金融风险;同时,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释放了"放松银根”的信号。

另外,对于本次利率调整,在部分分析人士看来,是央行利用结构性货币政策对薄弱环节定向支持。李奇霖表示,现在大中型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已经基本恢复,社融和M2增速基本达到央行的目标,经济整体处于复苏进程,转向全面宽松没有太大必要性,反而会引发新一轮的资金空转套利,非央行所愿。6月PMI反映出,当前经济的修复是由大型企业驱动的结构性修复,小微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与生存环境依然不佳。

推荐文章

聚焦民间借贷利率上限调整:已有头部机构剔除24%以上客群

​美团的支付,为何做不起来?

金融机构要集体降薪?工作20年员工月薪3000元?四大行凌晨紧急回应

支付宝上的家装分期平台:背靠200亿市值装修企业,现在却要招经纪人获客

网传建行降薪30%,中信节流100亿,银行也要勒紧裤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