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财经APP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一本财经微信公众号

金融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新媒体。专注金融科技领域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商业案例解析。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酝酿“升级版助贷”!监管压力下,卑微的“金主”信托寻求业务转型

2020-07-30
8522
分享到

夹缝中求生存。

作者 | 黑玛丽

信托行业真的太太太太难了!

风险频发的信托业再迎强监管。近日,有信托公司接到通知,将暂停融资类信托业务的开展。

额度的限制、通道的限制、加上融资性业务的限制,成为压在信托机构身上的三座大山。消费金融类信托,不得不在夹缝中求生存。

曾几何时,面临房地产信托和通道业务的限制,不少信托公司以消金业务为转型的抓手。如今,面对新的融资性政策要求,信托公司又一次站在了转折点。

消费金融类按下暂停键

一直以来,资金方都被称作“金主爸爸”。而信托同样作为“金主”,如今的地位却有些卑微。

“我们今年没有新上线的消费金融类信托,”某头部助贷机构负责人表示,今年他们在资金获取渠道上,主要依靠银行资金和发行ABS。

这不是个例。今年以来,消费金融类信托猛然按下刹车键。比如,消费金融布局最广的云南信托,如今打开其官网发现,目前存续的只有星辰、至善、云理系列等零星的消费金融类产品。

具体说来,从C端用户考虑,受疫情影响,用户逾期率上升,信托助贷模式承压;从B端机构考虑,消金企业普遍缩减放款规模,信托机构也收紧了和助贷机构的合作。

比如,消金界此前曾报道,疫情期间,光大信托的消金类产品,有两款发布了提前兑付公告,另一款的利息则降至7.3%。

尤其是当下处置风险信托的过程中,频发的监管政策,更是成为悬在信托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近日,包括光大在内的信托机构受到监管口头指导,要求暂停融资类信托业务的开展。

“如果存续到期,中间不转让、不提前结束,那么都算融资类业务。”多位信托从业者对此表示,基本上所有房抵信托、消费金融信托,都属于“融资类业务”的范畴,因此也遭遇“全面封杀”。

事实上,受监管政策引导,融资类业务一直在压降,目前全行业平均融资类信托占比大约达到了此前的80%。具体说来,监管对各家尺度不一,每家公司都给出了“指标要求”。

有信托机构负责人表示,只要底层实际利率不超过24%,还是有融资类额度的,但是业务少了很多,只剩下房抵类可以做。

酝酿“升级版助贷”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为了打破融资性魔咒,消金界获悉,不少信托公司内部正在探讨新的模式。

一位信托从业者表示,可以通过走银行通道的形式,突破原有政策的限制。

具体说来,信托公司发行信托产品,资金用于向贷款服务机构推荐的借款人发放个人消费贷款;回流的资金用来配置银行存单或者理财产品,从而带动银行资金的流动性。

然而,通过结构化的设计来规避监管要求,本质却是“换汤不换药”。除了委托人收益可能得不到保障之外,也可能面临监管的处罚。

此外,面临监管“主动管理”的要求,有信托公司选择“假主动”。“资金、客户都找好了,为了满足监管要求,可能会按照‘主动’进行上报。”

消金界了解到,种种限制下,也有信托公司发力资产证券化业务。

“我们现在鼓励做ABS,其实也是没多少业务可做了。”消金界了解到,资产证券化不受融资类信托和资金信托管理办法的监管,成为一些信托的“最后一根稻草”。

然而,ABS的利润实属微薄。

业内人士表示,提点只有“千二到万二”。因此,寻找新的业务发力点,成为大家共同的工作重点。

监管规范个人贷款业务

事实上,监管对于信托参与消金业务的态度一直很明确。

消金界获悉,一些地区的监管,开始要求辖内信托公司审慎开展个人信托贷款业务。

而早在五年前,监管就曾下发类似通知,对内控制度建设、贷款全流程管理、外包服务管理、贷款综合费率以及IT系统管理等方面提出相关监管意见。

今年以来,金融机构的风险成为今年监管重点。近日多家媒体报道,有银行收到来自央行通知,要求统计消费类联合贷款业务。《通知》被认为是在摸底银行的核心风控能力。

如果说银行的核心风控能力都受到质疑,那么相较而言,信托公司的风控显得更加脆弱。

在消金类业务开展过程中,很多信托网点和人员配备不足,都要借助外部机构。某助贷机构负责人向消金界表示,信托公司唯一的风控手段就是“上征信”。

消金界了解到,也有信托机构接到通知,要求限制“通道业务”。考虑到搭建消费金融IT系统要投入大量人力财力,该信托主动暂停了消费金融类业务。

此前,通过结构化设计、缴纳保证金、引入担保或保险机构,信托机构往往能“躺赚1.5-2个点”。

比如,消金界发现,在近期发行的《西藏信托-微塔斯8号8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说明书中,要求乐信对信托计划负有的全部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同时缴纳资金总额X%的保证金(想知道具体比例,请关注“消金界”,后台回复“保证金比例”)。

如今,助贷险面临调整,传统的兜底模式难以为继。

从长远来看,信托公司想要做好消金业务,除了政策方面的支持,还要保持核心竞争力,努力穿透底层资产,做好风险和收益的匹配。

推荐文章

聚焦民间借贷利率上限调整:已有头部机构剔除24%以上客群

​美团的支付,为何做不起来?

金融机构要集体降薪?工作20年员工月薪3000元?四大行凌晨紧急回应

支付宝上的家装分期平台:背靠200亿市值装修企业,现在却要招经纪人获客

网传建行降薪30%,中信节流100亿,银行也要勒紧裤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