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财经APP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一本财经微信公众号

金融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新媒体。专注金融科技领域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商业案例解析。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网络小贷带上紧箍咒,对持牌消金却是利好?

2020-11-11
19502
分享到

“未来三五年,最值钱的牌照,将变成消费金融。”

0

文 | 棘轮 林格 积木

11月2日,银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就《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

消息一出,整个金融圈为之震动。

“这个意见稿一出,几乎将99%网络小贷的路断了。”一家网络小贷平台的高管黄鑫称。

小贷被套上了紧箍咒,但业内普遍认为,这对消金却是一次利好——用户增加,监管松绑。

手握三张小贷牌照的中介称:“牌照变废纸,亏了上亿。”

“未来三五年,最值钱的牌照,将变成消费金融。”该中介称。

01 紧箍咒

业内普遍认为,《意见稿》点了网络小贷行业的“三大死穴”。

首先,是注册资本,网络小贷需要实缴10亿;如果跨省经营,要50亿。

这个门槛意味这什么?

目前,持牌消金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3亿元;汽车金融的注册资本,不得低于5亿元。

而股份制银行的注册资本,则是100亿。

也就是说,网络小贷的资金门槛,已仅次于股份制银行。

“目前,只有5家网贷公司满足50亿实缴的门槛,其他平台可能都拿不出50亿的现金。”黄鑫透露。

“我们在考虑直接放弃全国牌照,要么只做当地业务,要么去获取其他牌照,要么只做金融科技。”黄鑫称。

他透露,几乎所有的小贷公司,目前都在考虑是否要拿出50个亿的问题,“在权衡,值不值”。

1

一些平台也在紧急应对监管。

例如,腾讯旗下的财付通网络金融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在11月4日发生工商变更,将注册资本由10亿元增加至25亿元。

而第二大死穴是,就算是缴纳了50个亿,真正开展业务的时候,也极为困难。

因为《意见稿》中规定,现在联合贷款,网贷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

在过去,一家头部的网贷平台和银行做联合贷,出资比例是1:99——这相当于用100倍的杠杆撬动资金。

而现在,顶多3倍多的杠杆。

“新规的出台,其实就是对金融科技行业的杠杆率进行全方位的管制。”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徐伟栋表示。

“如果放100个亿,一年还需要30亿的放款资金,非常难做。”黄鑫称。

第三大死穴是,客户的放款额度,在《意见稿》中也被调低。

对自然人的单户贷款额度原则不超30万,且不超其最近3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

例如,客户的年薪为9万元,那么网贷公司最多只能对他放款3万元。

“这三大死穴,彻底给小贷套上了紧箍咒,99%的网络小贷做不成。而可以做的头部机构,业务量也起不来。”黄鑫称。

好在监管还给了网络小贷三年的转型期,“只能在摸索中转型,寻找新的出路”。

02 牌照

“现在的网络小贷牌照,基本约等于一张废纸。”一位专注牌照生意的中介称,他现在手中还有三张小贷牌照,“基本上砸手上了”。

他曾经以5000万的价格,撮合了一单小贷牌照的转让。

“现在起码损失了一个多亿。”

他预测,接下来三五年,金融市场最值钱的,应该是消金牌照。

在注册资本方面,消金牌照的门槛更低。

目前,消金牌照的注册资本门槛为3亿元,远低于网贷10亿、50亿的准入门槛。

但事实上,消金牌照看似门槛更低,实则申请困难。

“目前的潜规则是,大部分省只有省会城市拥有一张消金牌照的指标。”某持牌消金机构地区营销负责人说。

与网贷牌照相比,消金牌照对公司的股东背景、经营状况等都有较严格的审查标准。

早期获得消金牌照的企业大多拥有银行系背景,而在互联网企业中,即便是蚂蚁这样的行业巨头,也在今年才拿下牌照。

2

但在今年,消金牌照的发放也迎来了一定转机。

仅在2020年,就有5家消费金融公司获批,数量超过了过去三年的总和。

“针对消金牌照,监管开始松动。”一位持牌消金机构高层表示。

但未来,消金牌照是紧还是松,尚未可知。

03 利好

网络小贷被套上了紧箍咒,对于持牌消金来说,反而是好事?

消金公司普遍认为,对他们来说,是利好。

“大量的小贷公司退出市场,对于消金公司来说,就增加了大量的用户。”一家持牌消金平台的市场负责人丁佳称。

但实际,最大的利好,是大环境的利好。

“过去几年,各种渠道、金科、数科、大数据公司、小贷公司、消金、银行等等,都试图在金融市场分一杯羹,鱼龙混杂。”丁佳称,而如今,灰色地带在逐渐被清理,监管套利的空间,几乎不再存在。

凑巧的是,几乎是同时,监管又下发了一个消费金融的通知——《关于促进消费金融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提升金融服务质效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行业普遍认为,这是对消金公司的一次监管利好。

《通知》里规定,消费金融公司、汽车金融公司可申请将拨备覆盖率,从原来的150%,降至不低于130%。

“下调了拨备金,可以释放出20%的流动资金,这样就增强了流动性。”丁佳称,这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大的利好。

“国家正在强调内循环,而消费是拉动内需的最大马车,消费金融是不可缺少的。”最近频繁的利好消息,让整个消费金融行业信心大增。

3

尽管《通知》对消金是利好,“但文件里,有胡萝卜,也有大棒。”丁佳称。

比如,《通知》要求消金公司打造核心风控,摈弃“高风险覆盖高收益”的粗放风控模式;合理满足消费者的信贷需求,避免消费者过度负债等等。

“这里都划上了红线,未来消金业务也会越来越正规。”丁佳称。

4

小贷的监管,和消金的监管,几乎在同一个时间出来。

行业内明显能够感觉,一紧一松。

最高法的15.4%利率红线划出来之后,黄鑫就能明显感觉到监管的走向:很多法院要求网络小贷遵从15.4%的利率,将它们划为了民间借贷;而消金,却划到了持牌金融机构一类,不属于民间借贷。

“在当时,就能感觉网络小贷可能要被排除到正规军之外了。”黄鑫称。

“这次的网贷新规,与15.4%的规定,几乎会挤压掉长尾网贷平台的市场空间。”徐伟栋分析。

无疑,监管空白的套利时代,已彻底结束,以后是正规军的天下,金融行业又重新走上了正轨……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推荐文章

臻云创投合伙人祝晓成确认出席“2020青岛新金融产业高峰论坛”

英诺创新空间创始合伙人李长麟确认出席“2020青岛新金融产业高峰论坛”

北京罗格数据科技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罗格研究院院长彭启蕾确认出席“2020青岛新金融产业高峰论坛”

联合融汇集团董事长易辉确认出席“2020青岛新金融产业高峰论坛”

法海风控创始人高强确认出席“2020青岛新金融产业高峰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