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财经APP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一本财经微信公众号

金融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新媒体。专注金融科技领域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商业案例解析。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借贷宝,依旧很有“野心”

2020-11-11
35511
分享到

如果要账业务渗透率达到1%,可轻松获上亿收入。

作者 | 古月龙天

“陈年旧账难处理?”……

不得不说,如今的借贷宝,还是曾经那个“熟人借钱”,但它最近发生了一丝丝改变。

近期,新流财经发现,借贷宝仍在围绕“熟人借钱”继续做业务深耕,在APP中新加入了“理旧账”的业务功能,切入了贷后服务市场。

借贷宝是互金平台里最早成功的一批代表,最风光的时期,短短1年强势俘获超过1.28亿用户,累计完成交易额800亿元,估值也达到了500亿元的量级。但最近几年,借贷宝的身影越来越低调。

借贷宝这次上线的新业务非常有趣。通过理旧账,用户可以把未结清债务以“记账”的方式录入到借贷宝上,再通过“要账”功能委托借贷宝予以一站式催收及法律服务。

1

借贷宝APP显示,要帐短催服务费38元/次;长催服务费238元;法律意见书68每份;30分钟的法律咨询服务138元/次。值得注意的是,其提供的短催及长催服务费,并没有退费功能,成功购买这两项服务后,费用均不退还。

由于借贷宝的用户数早就过亿了,可以肯定的是,这项理旧帐的业务绝对是利润引擎。举个例子,如果要账业务渗透率达到1%,平均每人产生服务费100元,借贷宝就可以获得上亿的收入。

回溯过往,早年在互金行业刮起一阵旋风的借贷宝,身上汇集着很多看点:“九鼎”、“私募大佬”、“熟人借钱”、“分层营销”等,是一家互金从业人员都知道,如今却越来越淡出圈内的“互金老鸟”。

但,其有别于大多数网贷机构和助贷机构,它试图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来解决一个困扰着几乎所有中国人的尴尬问题——熟人借钱。

俗话说“欠钱的是大爷”,理论上每个人早晚都会产生这样的需求,那就是如何不落面子、不伤和气且优雅地要回自己的钱。

到目前为止,借贷宝所瞄准的依旧是这一要害问题,通过搭建第三方信息登记平台来帮助熟人之间消减未来可能产生的各种不舒服、不愉快问题。

但它的模式又是独特的。

不一样的“P2P”,将按4倍LPR调整利率上限

起步于网贷平台火爆的2015年,尽管借贷宝的底层业务逻辑涉及peer to peer的理念范畴,但它并不是常规P2P式的存在。

目前,借贷宝APP中主要展示五大功能,分别为:打借条、补欠条、理旧账、亲友投资和员工宝。

而文章开头提到今年新上线的“理旧账”,是单边针对债权人提供的线上登记服务,由债权人单边登记,无需对方确认。借贷宝主要切入的是帮助债权人对逾期债务记账、电话催收、委托诉讼等增值服务内容。

有意思的是,理旧帐需要登记债务人信息,同时上传债权人和债务人的相关资料,包括身份证明、债权债务关系证明(合同、原始欠条、转账凭证等)、沟通记录等。

在确权流程这一步上,其实这类模式尚有一定的争议性。

从借贷宝的其他主要功能来看,打借条、补欠条和理旧账是一种债权债务登记的功能;而亲友投资和员工宝则属于信息中介范畴。

借贷宝App显示,在打借条业务中,债权人和债务人通过借贷宝平台完成资金的流动,借款信息被记录在平台中,并且平台将提供一份电子协议给双方签署(具备法律效力),而后续一旦发生逾期,平台则能够披露债务人在借贷宝中的逾期状态,提供债权人诉讼资料及材料证明,并公示在微信、QQ等社交平台中。

补欠条有所不同,并不会在平台中发生实际的资金流动,是借款行为发生之后的一种双方债权债务登记平台,提供双方签署电子协议,是一种补充举证的功能。

此外,用户通过亲友投资功能,将自身的借款需求用标准化的形式制成借款心愿单,并在借贷宝平台中对用户的亲友公布,如有亲友愿意出借资金,则会产生匿名投资,但需要双方在平台中确认亲友关系。

而类似地,员工宝则是借贷宝针对企业内部融资需求所开发的功能,企业通过平台注册后,可以向员工发送单向匿名的投资或借款需求。

上述五种业务功能,实质令借贷宝更像是服务于民间借贷的信息备案平台及服务方。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借贷宝仍是按照2015年最高法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24%来进行产品设计的。

对此,有借贷宝人员表示,“近期平台会将利率上限调整为基于4倍LPR的设定。”

2

主营收入来自贷后催收服务费

“因为发展路径不同于主流互联网金融公司,所以各方面限制很多,发展至今平台业务层面基本没什么突破。”上述人士表示,目前平台的主要收入来源于贷后管理业务,其中包括信息登记费用和贷后服务费。

据了解,借贷宝的贷后管理分为基础贷后管理及增值贷后管理,前者包括数据存证、还款提醒、债务调解等;后者针对的是违约债务专项管理与法律项目管理。

例如,借贷宝公开资料显示,在数字存证服务费方面,借贷宝向债务人收取数据存证服务费,费用不超过债务人实际成功借入金额的0.9%。

短催收服务,按次收费,38元/次;长催收服务费服务发起时计收,238元。

在基础贷后管理服务中,由债务人向借贷宝平台支付基础贷后服务费,按照违约未偿还借款本息之和的5%收取。

而在增值贷后服务费方面,平台将额外通过其他合同方式收取相应的费用。

针对债权人、法院和律师三者之间的需求关系,借贷宝设立了专门的子品牌“赖克”,意味着“赖账克星”,通过电话提醒、律师发函、逾期债转等方式解决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的纠纷,最后还会以诉讼的终极手段解决问题。

3

公开数据显示,从2016年至今的5年时间里,赖克已累计回款160亿元。

对于已发生的违约情况,借贷宝会将债务人的违约信息和个人资料提供给依法成立的个人征信机构或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等合作的第三方机构。

不难看出,无论是从业务形式还是从主营收入上,借贷宝的身份似乎比较难定义,到底是数据登记平台,还是信息中介平台,又或是贷后管理平台,身份模糊。

此前,有市场声音认为,借贷宝本质上是想通过个人信贷需求和企业融资需求为切入点,建立自身大数据征信平台,后续再通过科技技术输出或金融产品接入的方式实现最大化变现。

但自从出现2016年的舆情事故之后,借贷宝已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据悉,虽然此后平台又逐渐恢复正常运营,并且尝试上线了基金超市业务,但由于借贷宝本身并无基金代销牌照,在合规性考量下,最终该业务也已搁浅。

或许,借贷宝如今的模糊定位也能在其背后资本的起伏中寻得部分答案。

背后的千亿私募大佬

2016年,应该是借贷宝最风光的时期,平台于2015年豪投20亿元在全国范围内强力推广,短短1年时间强势俘获超过1.28亿用户,平台累计完成交易额800亿元,估值也达到了500亿元的量级,成了当时互金领域的耀眼之星。

如此强大的推动力,一般都离不开背后那只强有力的推手。

据企查查信息显示,借贷宝的主体为人人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人人行科技),实际控制人是九鼎集团董事长吴刚。

关于吴刚的故事和标签有很多,其构建的“九鼎系”在2015-2017年响彻整个资本市场,涉及的领域包括私募、基金、证券、保险等,并且撑起了一个千亿市值的金融版图。

而借贷宝就是九鼎系欲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开疆扩土的火炮,甚至被九鼎赋予了“再创业”的战略地位。

在投资竞赛中,九鼎最出名的就是令同行生畏的狼性以及打破同行规则的野性,一旦遇到好的投资项目,其能像秃鹫般疯狂啄食,而并不顾其他豺狼虎豹。

这在借贷宝最初的商业模式中展现无遗,但也被市场诟病为“传销”。

不过,吴刚在回应该争议时提到,借贷宝,在某种程度上借鉴了传销的精髓。

借贷宝选择了多层次销售的模式,把20亿元推广费变成了人人可以拿到的奖金,用户自己注册可获得20奖励,拉周围亲朋好友注册能获得部分提成,亲朋好友再拉人注册还能获得收益。

这可谓是打得一手绝妙的擦边球,九鼎通过层次销售模式把自己团队的狼性扩散至每一个用户,后来互金平台的用户拉新活动也借鉴于此。

但不得不说,吴刚的格局非同一般,与彼时大行其道的P2P不同,借贷宝极速扩张的目的并非平台交易规模之类的“粗暴”指标,而是通过熟人借钱的市场需求,积累出高金融价值的用户信息,以此作为立足互金行业的基础。

而这也是借贷宝成立仅用半年时间就估值500亿元的核心原因。

不过,强烈的金融野心和庞大的投资版图还是扯断了九鼎的资金链条。

最终,九鼎不得不通过大刀阔斧的切割资产得以喘息,但其元气大伤,难以再现过去的锋芒。

而伴随着九鼎的蛰伏,互金行业也从当年的蓝海演化成了各方资本竞相角逐的红海,用户的消费习惯和市场教育也已近成型,而留给借贷宝重新搅动行业浪花的空间或已不在。

推荐文章

臻云创投合伙人祝晓成确认出席“2020青岛新金融产业高峰论坛”

英诺创新空间创始合伙人李长麟确认出席“2020青岛新金融产业高峰论坛”

北京罗格数据科技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罗格研究院院长彭启蕾确认出席“2020青岛新金融产业高峰论坛”

联合融汇集团董事长易辉确认出席“2020青岛新金融产业高峰论坛”

法海风控创始人高强确认出席“2020青岛新金融产业高峰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