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财经APP

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一本财经微信公众号

金融科技领域最具影响力新媒体。专注金融科技领域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商业案例解析。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关注金融科技创新的力量。

美国运通前CRO Ash Gupta:2020年金融机构的危机与机遇

2020-08-25
38507
分享到

美国运通前CRO Ash Gupta在“风控•命门”第四届数字金融风控大会”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2020年8月23日,“风控•命门”第四届数字金融风控大会”在上海举办。此次论坛的主办方为一本财经,协办方为不良资产催收外包产业联盟。

在本次大会现场,美国运通前CRO Ash Gupta以远程连线的方式,接受了融慧金科董事长兼CEO王劲的采访,并分享了自己对于“2020年,金融机构的危机与未来”的看法。

图片1

图左:美国运通前CRO Ash Gupta 图右:融慧金科董事长兼 CEO王劲

以下为Ash Gupta的分享全文,原文为英文,融慧金科采访加翻译,一本财经整理如下:

中国的金融科技正处于低谷。

自2018年以来,中国开始打击金融技科技P2P,现金贷,催收,数据,支付等。几乎所有在该产业链中的公司都已经被清理,剩下的只有几个头部的公司还留在这个行业里。 2019年是全球金融科技融资额最大的一年,也是中国金融科技融资最少的一年。 在冠状病毒爆发的影响下,逾期还款增加了,消费减少了,整个金融技术行业处于低谷,像银行和保险这样的传统金融机构也变得相对保守

目前,相对保守发展依然是中国传统金融机构的核心,例如银行和保险公司。他们意识到,金融技术是该行业的未来方向,但是由于系统性问题(中国金融机构是国有企业),创新和动力存在不足。 但是,由于冠状病毒的爆发,一些金融机构为了提供更多的在线服务,使用先进的技术而被迫转型。 冠状病毒的爆发可能在唤醒这些机构中发挥了作用。

中国的银行体系由五类机构组成:1)6家国有银行,2)8家股份制商业银行,3)本地一千多家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信用社,4)10多家民营银行,5 )消费金融公司及其它信贷机构

以前传统银行主要依赖线下网点进行获客与对公对私服务。近20年,银行业务逐渐从线下转移至线上。银行线上化转型虽可提升客户体验,但线上转型对银行的数据、建模及自动化决策能力均提出了更高要求——而这些能力对银行来说也较为稀缺。

美国的信用卡业务已经较为发达。美国主流银行依据美国官方征信机构提供的数据完成信用卡业务风险管理并授信。但与美国相比,国内官方征信机构发达程度不及美国。国内官方征信机构数据仅可覆盖60%人群,且已获取的征信信息厚度相对较薄。尽管银行线上化获客模式已是大势所趋,但当前国内银行的主流获客模式是通过线下网点获取。

新兴的互联网金融机构,尤其是过去的P2P公司,互联网金融平台(如蚂蚁金服、京东金融)正在驱动线上借贷业务的转型与发展。这些互联网金融机构在做线上借贷业务的风险决策时,广泛使用了挖掘于自有业务的大数据与第三方数据。这些数据中最常见的数据维度包括运营商数据、设备数据、支付数据、电商数据与地理位置数据。

阿里巴巴、腾讯、百度、滴滴等中国互联网巨头把握了线上借贷业务的核心流量渠道。金融机构通过这些巨头获客开展线上借贷业务时需要付出高昂费用。然而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合作模式对金融机构来说并不是真正的获客,因为该模式中用户的借还款流程均由互联网平台把控,金融机构仅仅作为资金提供方与极为有限的风险决策方参与合作。

然而,国内监管机构正在逐渐改变这一模式。监管机构出台新的法规,让风险决策权从互联网巨头转移回银行、消金等持牌金融机构手中。这种转变给第三方金融科技公司,如融慧金科等提供了机会。第三方金融科技公司可为持牌机构提供数据与风险管理赋能,鉴于金融机构普遍具有因缺乏人才、缺乏自营业务经验、系统陈旧等问题,其难以搭建自有线上借贷业务的问题。

新冠肺炎疫情与政府监管要求这两个因素加速了银行的转型。相较美国,中国金融机构在大数据使用上更灵活,我认为,中国的反欺诈措施与美国的一样强劲甚至更强。然而中国机构的数据使用弱点是数据的多维衍生,规范的建模流程,包括额度授予、风险定价与数字化催收在内的客户全生命周期管理,企业风险管理等。

推荐文章

监管要求控制房贷规模,多家大行新增涉房贷降至30%以下

或借春晚推支付业务,拼多多能讲好“金融”这个故事吗?

个人不良资产批量转让开闸:上百团队进场,“却处处是坑”

微聚未来推出微博花花金背后:升级消费信贷产品,深挖生态流量价值

「卫星遥感」通关:数字信贷的「最后一公里」